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66章 绝不会有下次

第266章 绝不会有下次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——枪法,要害。
  
  简单的几个字,已经让江年明白了一切。
  
  闭上双眼,深深地,江年吸了口气,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,“周亦白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  
  “暂时还不能,让他先秘密留在波恩养伤,等衍之和张灵有了收获,将匪徒一举剿灭的时候,亦白就能回来了。”手机里,蓝晋荣沉声道。
  
  张灵就是假扮江年的人,江年知道。
  
  其实,在唐衍之和张灵成功之前,周亦白不是不能秘密回国,只是,这次周亦白伤的太重,不方便现在回国,蓝晋荣更不想让江年担心害怕,所以才决定,让周亦白暂时留在国外养伤。
  
  “那是什么时候,还要多久?”江年又追问。
  
  此时此刻,江年内心的不安与担忧,是无法形容的。
  
  “具体我也不能判断,咱们等消失吧,希望衍之和张灵不会让大家失望。”
  
  “那我能和亦白联系了吗?”最后,江年问道。
  
  “过两天吧,过两天我会让亦白联系你。”蓝晋荣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道。
  
  周亦白伤的太重,正处于昏迷状态,也不知道过两天能不能醒。
  
  其实,江年是他好不容易才认回来的外孙女,他也就只有江年这么一个外孙女,他又何尝舍得让江年和周亦白涉险。
  
  但是,既然事情被他们遇到了,很多事,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。
  
  “好。”强忍着眼里的泪,江年答应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  
  在波恩的那群歹徒眼里,周亦白现在已经是一个“死”掉的人,根本不会再关注他,蓝晋荣却说要再过两天才能让周亦白联系她。
  
  江年怎么可能会想不明白,是周亦白伤的太重,根本没有办法联系她。
  
  “小年.......”这时,蓝柯儿走了过来,看着站在阳台上,握着手机忽然就掉下泪来的江年,心疼的不行。
  
  “妈。”江年赶紧去抹掉脸上的泪,看向蓝柯儿。
  
  蓝柯儿伸手,抱住了她,轻抚她的后背,不知道多慈爱温柔地道,“好孩子,难受的话就哭出来,哭出来就好多了。”
  
  江年闭上双眼,眼泪再不受控制,汹涌而出。
  
  人总是自私的,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,她绝对不会让周亦白去冒险。
  
  绝不!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在等待周亦白醒来给自己打电话的期间,江年几乎度日如年,从来没觉得日子如此难熬过。
  
  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江年仍旧没有等到周亦白的电话。
  
  蓝晋荣来看了江年,只叮嘱她好好休息,安心等周亦白回来就好,其它什么也没有说,江年也没有问。
  
  第三天的时候,江年还是没有等到周亦白的电话。
  
  深夜,江年躺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椅里,虽然几乎两天两夜没有真正睡过一觉了,可是,她却半点儿也不困,一双眼睛,只是一直盯着手机,期待着手机屏幕亮起。
  
  她原来的号码,自然是暂时不能用,这个是临时办的新号码,也就只有蓝晋荣和周亦白知道。
  
  等呀等,等呀等,时间一分一秒,江年又熬到半夜,在她抬起双眼,无比沉寂的目光投向窗外,望向窗外沉沉的夜空,一遍遍祈求上苍,让周亦白快点醒过来,好起来的时候,一旁小圆几上的手机,忽然发出“嗡——嗡——嗡——”震动的声音。
  
  那声音,犹如天籁,引得江年霎那回头,往手机屏幕上看了过去。
  
  虽然只是一串让江年完全不熟悉的陌生号码,但她却还是立刻一把抓过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  
  “亦白!”电话一接通,江年便无比急切地叫道。
  
  “阿年。”手机那头,才醒过来的周亦白靠在病床的床头里,握着手机,闭着双眼,无比虚弱地轻唤一声。
  
  “亦白.......”几乎是霎那,江年便泪水汹涌,捂住嘴鼻,哭了起来。
  
  五天了,整整五天了,120个小时,7200分钟,终于,她又听到周亦白的声音了。
  
  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轻唤,却是从未有过的喜悦的巨浪,将她层层的包裹。
  
  “阿年,别哭,我没事,很快就能回来了。”隔着上万公里,通过电磁波,哪怕江年捂住了嘴鼻,极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可是,周亦白却仍旧无比清晰地听到了江年的抽泣声,甚至是连脑海里都浮现出了她此刻泪流满面的样子。
  
  有江年在,那么爱他的江年在,真好!
  
  所以,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,他分分秒秒都在挣扎,挣扎着醒过来,联系江年。
  
  “嗯~嗯~”江年点头,沉沉地点头,从鼻腔里发出重重的声音来,“老公,我等你回来,我等你回来.......”
  
  ——老公。
  
  听着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,夫妻之间再普通不过的称谓,周亦白却是咧着嘴,再开怀餍足不过地笑了。
  
  “阿年,刚才你叫我什么,再叫一次好不好?”周亦白”笑着,完全不顾自己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用力会扯到胸前的枪口,还有断裂的肋骨,只顾像傻子一样笑着。
  
  “老公,老公,老公,老公,老公.......”紧握着手机,江年哭着,笑着,像一台复读机一样,一遍遍重复地叫他。
  
  “阿年,我在,我在,阿年.......”听着那一遍遍一声声无比依赖眷恋的呼唤声,周亦白笑着低低地答应,眼眶,也不知道不觉被水汽氤氲。
  
  有江年这一声“老公”,哪怕死了,他也值得了。
  
  可是,他不能死呀,他的阿年还在等着他,他们的儿子也在等着他,他怎么能死。
  
  “阿年,别担心,我没事了,很快就会好起来了。”
  
  “嗯。”江年点头,沉沉点头,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笑了起来道,“你要是敢抛弃我不回来,我就立刻转身和别的男人好上。”
  
  “是,我不敢!”周亦白低低地笑,“我有全世界最最好的女人,最最好的妻子,我怎么能不快点回去,守着你,看着你。”
  
  “呵.......”江年无比明媚灿烂地笑了,“算你识相。”
  
  “你这么晚不睡,一直在等我的电话?”忽尔,周亦白话峰一转,无比心疼地问道。
  
  “嗯。”江年点头,“难道你以为我会等别人吗?”
  
  既然爱,既然想念,那就要勇敢地说出来,别放在心里,让彼此都受伤等待。
  
  “呵.......”周亦白也笑了,天知道,他有多开心,多满足,“阿年,我爱你。”
  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  
  “不早了,睡一会儿好不好,我喝歌给你听。”
  
  “喝什么歌?”
  
  “你想听什么?”
  
  “只要是你喝的,我都喜欢。”
  
  “好。”周亦白点头,笑了,一首美妙的《whenyousaynothingatall》从他低低醇厚如最悠扬的大提琴声的嗓音中倾泻而出。
  
  itsamazinghowyoucanspeakrighttomyheart
  
  withoutsayingawordyoucanlightupthedark
  
  tryasimayicouldneverexplain
  
  whatihearwhenyoudontsayathing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