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

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“阿年,对不起!”说着,周亦白的大掌,渐渐移到江年小腹的位置,覆在上面。
  
  看着周亦白覆盖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掌,江年终于明白过来,自己的小腹被撞之后,为什么会疼的那么厉害,又为什么会流血,周亦白现在又为什么会这么难过自责呢!
  
  “不,亦白,不是你的错,是我自己的错!”抑制不住的,江年也湿了眼眶,抬手去捧起周亦白的脸,让他看着自己,“是我太大意,连自己有了都不知道,也是我招惹了那一绑匪徒,害得大家都受了伤,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,是我的问题。”
  
  她居然有了孩子,可这一次,真的是一点异常都没有,没有半丝的妊娠反应,只不过是大姨妈推迟了两天没有来而已,但只是两天而已,她并没有在意。
  
  “不,阿年,没有保护好你,保护好我们的孩子,就是我的错,全是我的错.......”周亦白闭上双眼,额头抵上江年的,再次道,“阿年,对不起,对不起!”
  
  “好,我接受你的道歉,我原谅你,你不要再自责了,好不好?”周亦白的样子,江年实在是心疼,“亦白,你要是想要孩子,我们以后还会有的。”
  
  “不,阿年!”抱紧她,周亦白摇头,“我不要孩子了,我只要你好好的,我们有小卿就够了。”
  
  看着他,江年哭笑不得,“这次只是意外,况且是我自己反应太迟钝了,没发现自己有了孩子,难道你希望像这次的意外再发生一次吗?”
  
  周亦白摇头,“不,阿年,不是你反应迟钝,是我的错。”
  
  “可是小卿一个人太孤单了,我想再给他个弟弟或者妹妹。”不是安慰周亦白的话,江年说的,是真心话。
  
  “阿年.......”看着江年,周亦白愧疚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  
  “怎么,不想跟我生,那我去跟别人生。”江年嗔他一眼道。
  
  既然孩子没了,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他们再伤心难过自责也没有用,反而伤了自己的身体,伤了她和周亦白的感情。
  
  “阿年!”立刻,周亦白又去抱紧了她,“不,阿年,你是我的,除了我,其他任何男人都不可以碰你。”
  
  “那你不要难过自责了,好不好?”江年推开他,看着他,带着小女人的撒娇语气,“你难过自责,我也会难过自责,难道,你想看到我不开心,身体一直不能恢复吗?”
  
  “阿年.......”看着怀里的小女人,周亦白眉宇轻颤,低头再温柔深情不过地去亲吻她的眉心,“谢谢你,阿年,这辈子能遇到你,娶你为妻,和你一起白头,是我最最幸福也最最幸运的事情。”
  
  “呵.......”江年灿然扬唇,笑了,又轻轻推了推他,“你的手背上有血,赶紧叫护士进来,给你重新扎针。”
  
  “阿年,.......”
  
  “叫不叫?”江年嗔着他,佯装要生气的样子。
  
  “好,叫,现在就叫。”周亦白点头,笑了,伸手去按下呼叫,叫护士进来。
  
  医生和护士进来,给周亦白重新扎了针,挂好吊瓶,又检查了江年的情况,确定两人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离开。
  
  等医生护士离开后,江年问了阿成他们几个的情况,知道阿成他们几个不会有性命危险,而且也没有伤到要害,江年松了口气。
  
  “病房里安全吗?”想到什么,江年忽然又问。
  
  周亦白靠在床头里,搂着她,低头亲吻着她的发顶,点头道,“嗯,安全的,我已经让人检查过了,没有监视和监听的设备,外面守着我们的人,还有警|方的人。”
  
  “嗯。”江年点头,这才有些不安地问道,“你说,唐衍之的身份会不会已经暴露了?他的身份要是暴露了,会不会有生命危险?”
  
  周亦白淡淡摇头,“这个不知道,要看他自己怎么应付了,但我们和歹徒对抗的时候,他一直没有出手,应该就是不想暴露身份吧。”
  
  江年轻咬唇角,思忖一下,还是不放心。
  
  万一他的身份暴露了,消息又没有得到及时传递,那他就危险了。
  
  “我还是打个电话给我外公吧。”思忖片刻之后,江年决定道。
  
  “嗯。”周亦白点头,递了手机给她。
  
  江年翻出蓝晋荣的号码,拨了过去。
  
  因为时差的关系,国内大概是清晨七点的样子,电话拨过去,很快就被接通了,谁料,江年还没有开口,手机那头的蓝晋荣便急切地问道,“小年,你和亦白在波恩出事了,情况怎么样,你们伤的严不严重?”
  
  “外公,我和亦白没什么大事,只是受了点小伤,你别跟我妈说。”没想到蓝晋荣这么快就得到了消失,那么唐衍之的情况,他也一定是清楚的,所以,她又赶紧问道,“外公,我打给你是想知道唐衍之的情况,他的身份有没有暴露?”
  
  “没有,衍之目前很安全,你们不用担心他,不过,你和亦白得罪了当地最大的黑、势力,不安全,你们还是赶紧回来,免得再出什么意外。”蓝晋荣叮嘱。
  
  “好。”江年点头,“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和亦白立刻回去。”
  
  “嗯。”手机那头的蓝晋荣点头,“要是有什么困难,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。”
  
  “好。”江年答应,又跟蓝晋荣说了几句之后才挂断了电话。
  
  “怎么样?”看着江年挂断电话,周亦白立刻问她。
  
  “唐衍之目前没事,外公说,这次我们遇到的是当地最大的黑、势力,接下来要小心点。”
  
  “好,我来安排。”周亦白点头,又亲吻一下她的发顶,“现在没事了,先好好睡一会儿。”
  
  江年身体还很虚弱,醒了这一会儿,确实是有些累了,于是,点点头,靠在周亦白的怀里,听着他一下一下强健有力的心跳声,渐渐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  
  周亦白一直守着她,等她沉沉地睡熟之后,他才松开了她,吊瓶里的药水也打的差不多了,担心叫护士过来拔针会吵到江年睡觉,所以,周亦白自己拔了针,按压几分钟之后,捏手捏脚地出去,打电话。
  
  既然他们得罪的是当地最大的黑、势力,那这伙势力,就绝对不止是跟他们打架的二三十个人,虽然有警|方的人为他们提供二十四小时的保护,但这远远不够。
  
  他绝对不能再让江年受到任何的伤害,绝不!
  
  所以,他必须安排好足够的人手来保护他们,还有阿成他们几个,国外的黑、势力团伙最大的特色,就是有仇必报,绝不手软,所以阿成他们几个也必须派人保护好,绝不能让他们丧了命。
  
  打了几通电话,安排好了一切,周亦白才又打电话给城堡管家,让管家送两套他和江年换洗的衣物过来。
  
  做完这一切,再看时间,已经凌晨时分。
  
  回到病房,看着江年那张虽然苍白但是却睡得安稳的小脸,周亦白的心里,也总算是踏实了。
  
  只要江年在他的身边,只要江年好好的,所有的事对他来说,都不是什么事。
  
  好在城堡管家的动作很迅速,大概四十分钟后,就把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带来了。
  
  周亦白简单冲了冲身上的血渍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然后,又上床,搂着江年,也沉沉地睡去。
  
  .......
  
  “大哥,你看,就是这两个人。”
  
  黑恶势力的老巢,唐衍之被绑在十字架上,身上被鞭子抽的皮开肉绽。
  
  虽然他的身份没有暴露,但是,却也没有取得这帮歹徒头子的绝对信任,歹徒头子让人查了他的所有身份信息,没有任何的破绽和问题,但正是因为太完美,才让歹徒头子对他的身份存在怀疑。
  
  回去之后,唐衍之便被绑了起来,动作了酷刑,被逼问他的真实身份。
  
  不管唐衍之是不是一条真正的硬汉,首先他的心里很清楚,既然选择做了卧底,那么身份一旦暴露,唯一的后果就是死,而且会死的很惨。
  
  所以,不过在任何情况下,他的选择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咬牙关,坚持到底,哪怕最后被酷刑折磨死。
  
  就在歹徒头子折磨唐衍之都折磨到索然无味,怀疑自己的领导能力的时候,手下拿了几张照片,匆匆跑了过来,把照片递给了他。
  
  照片上的两个人,自然不是别人,正是今天晚上害得他们损失了二三十号弟兄的江年和周亦白。
  
  歹徒头子拿过照片,眯起眼睛认真一看,立刻便便阴冷又邪恶地勾起唇角,笑了起来,“这个女人不错,如果弄到手,一定能拍个好价钱。”
  
  “大哥,就是这个人认识jack,wu,叫他阿梁。”其中一个逃了回来的歹徒对着歹徒头子,恭恭敬敬地道。
  
  “阿梁。”歹徒头子用德语重复这个名字,然后,森冷如阎罗般的目光,扫向被打的皮开肉绽气息微弱的唐衍之,伸手过去,用力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,“jack,你认识这两个人?”
  
  歹徒头子手上的力道实在是太大,唐衍之被捏醒,睁开双眼,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,点了点头道,“照片上的男人我认识,是c国最大的私人跨国集团之一的万丰集团执行继承人,现任执行总裁,他叫周亦白,女的不认识,应该是他的太太。”
  
  “对,就是他太太,我亲耳听到这个男人说这个女人是他的太太。”一旁的手下立刻点头道。
  
  “呵.......有意思!”看一眼唐衍之,又看一眼手上的照片,歹徒头子笑了起来,捏着唐衍之下巴的指尖用力,笑的阴森森地道,“jack,让我相信你,可以,干掉这个姓周的男人,把他的女人带回来,献给我,从此以后,你就是我的心腹,否则,我就只好把你丢去喂狗了。”
  
  在这个组织里,背叛的人就只有一个下场,不管天涯海角,都会被抓回来,被活活喂狗。
  
  “好!”敛眸看着照片上的江年和周亦白,几乎是毫不迟疑地,唐衍之答应了,“给我三天的时间。”
  
  因为,除了答应,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  
  “好,很好!”歹徒头子满意地点头,“带下去,给他处理伤口。”
  
  “是,大哥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