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59章 真真正正的周太太

第259章 真真正正的周太太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沈家别墅。
  
  二楼的卧室里,当沈听南醒过来的时候,只觉得脑袋被几万斤的重物给挤了一样,生疼的厉害。
  
  抬手,他捶了捶又沉又胀的头,撑起身子打算坐起来。
  
  只不过,他一动,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。
  
  头痛欲裂地,沈听南眯起眼,朝身上看去,当他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居然是女人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,还有李宛宛睡的正香的那张脸时,他英俊的眉头,霎时便紧拧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  
  李宛宛怎么会在他的床上?
  
  看着不着寸缕且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空气中的李宛宛,下一秒,沈听南扯过被子,盖在了她的身上,英俊的眉宇,却拧的更紧,眉目间,从未有过的烦闷也满满地溢了出来。
  
  因为不止是李宛宛什么也没有穿,他浑身上下同样什么也没有穿。
  
  昨天晚上不是华文送他回来的么?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李宛宛会在他的房间,和他睡在了一起?他对李宛宛,到底又做了什么?
  
  这所有的一切,沈听南一点儿记忆也没有,他只觉得乱套了。
  
  无比烦闷的,他闭了闭眼,然后拿开李宛宛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脚,下床,不管他和李宛宛昨晚发生了些什么,现在,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,超级无敌般的难受,只想去好好洗个冷水澡,让自己清醒清醒。
  
  “听南~”
  
  只不过,他才下床,身后,便传来一道无比娇软的声音,抑制不住的,沈听南浑身一震,脚步顿住,不过,他却并没有回头。
  
  “听南,你干嘛去呀?”李宛宛从床上爬了起来,望着沈听南高大挺拔又结实的脊背,揉着朦胧的睡眼问他。
  
  “我去洗澡,你把衣服穿好。”丢下这一句话,沈听南打着赤脚,直接便又大步往浴室走去。
  
  李宛宛坐在床上,看着快速进了浴室,“砰”的一声将门关上,不禁抿起唇角,笑了起来。
  
  沈听南,这回看你娶不娶我!
  
  浴室里,沈听南大步走进冲凉间,站在蓬头下打开龙头,冷水“哗”的一下从头顶浇下,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  
  闭上双眼,仰起头,让冷水一遍遍不断地冲刷着自己的脸,沈听南努力地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,可是,不管怎么样,他就是回忆不起来昨晚他和李宛宛发生了什么。
  
  本来想借着醉酒见见华文,和她多呆一会儿,却怎么也想不到,醒来看到的却会是这样一幕。
  
  如果他和李宛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要分手他尚且可以理直气半,如果是现在他要提分手,李江雄又怎么可能肯善摆甘休!
  
  “砰!”
  
  忽然,沈听南猛地用力,狠狠一拳砸在了无比坚硬的瓷砖上,冷水混和着鲜艳的液体,瞬间从他的手背关节处溢了出来,几道血痕,沿着墙壁光滑的瓷砖,慢慢流下。
  
  此时此刻,沈听南懊悔的简直想要一拳捶爆自己的脑袋。
  
  可是,捶爆了又有什么用?他是个男人,不管因为什么情况,错误既然犯下了,就得承担责任。
  
  “叩叩.......”
  
  忽然,门口传来叩门的声音,这个时候,沈听南实在是太烦闷,只当做完全没有听到,因为他清楚,此刻浴室门外除了李宛宛,不会有第二个人。
  
  “听南,我可以进来吗?”
  
  果然,就是李宛宛,她娇羞的声音穿透门板,传进了沈听南的耳朵,不过,幸好他把浴室的门给反锁了,要不然,以李宛宛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她绝对会推门直接进来。
  
  门口,李宛宛见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,果真便自己去拧门,当她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后,郁闷的简直想要跺脚。
  
  这个沈听南,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防着她。
  
  “叩叩.......”“听南,你可不可以先开门,让我也进去呀?”沈默琳急了,这个时候她才懒得顾虑那么多,又继续敲门。
  
  不过,等了一会儿,里面仍旧没有任何的动静,正当她抬手又要敲门的时候,面前的门却忽然“哐”的一声响,被从里面拉开了,沈听南下面裹着浴巾,身上还披着一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那张英俊的脸上,是一片冷漠,眼里,更是没有丝毫的温度,甚至是,还有些冷。
  
  “听.......听南!”看着这样的沈听南,李宛宛忽然就有些怕怕的。
  
  “你要洗吗?那你进去吧。”说着,沈听南抬腿便要从李宛宛的身边跨过去。
  
  “听南。”只不过,下一秒,他的手臂便被李宛宛给拉住了,“听南,你不高兴吗?”
  
  忍者将手臂抽走的冲动,沈听南闭了闭眼,直接问道,“宛宛,昨天晚上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?”
  
  “怎么,你不打算娶我?”李宛宛看着他,不仅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理直气壮地质问起他来。
  
  “我.......”沈听南闭眼,仰头深吁口气,压下心中那股从未有过的烦闷情绪,努力平静道,“我只是想知道,昨天晚上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  
  “听南,我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,对不对?”看着沈听南,李宛宛拉着他的胳膊,走到他的面前,再次答非所问。
  
  “对,不是。”对于这个问题,沈听南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。
  
  在遇到江年之前,他谈过一个女朋友,不过,在一起半年就分了,那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,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,那时候,那个女人也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家世。
  
  后来他跟江年去巴|黎读书,听说那个女人奉子成婚了,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  
  “我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,你也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这样我们就扯平了。”拉着沈听南的手臂,李宛宛忽然就满脸轻松地笑了起来,踮起脚去亲吻一下他的脸颊,又开心地道,“听南,从现在起,我们都对彼此忠诚,你只有我一个女人,我也只有你一个男人,可以吗?”
  
  “宛宛,一个月了,你真的觉得我们合适吗?”看着眼前的李宛宛,沈听南努力想要将自己心里的烦闷和不快压下去,可是,所有的努力,却都是徒劳,分手的话到了嘴边,差点就又要脱口而出。
  
  “适合呀,怎么就不合适,我们这一个月里,一次架都没有吵过呀,你也没有生过我的气,我也没有发过你的火,对不对?”看着沈听南,李宛宛脸上要多天真有多天真,要多无辜有多无辜,“现在我们都一起睡了,你再问这样的话,你觉得合适吗?”
  
  看着眼前只是在身上松松垮垮地套了一件自己的衬衫的李宛宛,沈听南张了张嘴,竟然一个反驳的字也说不出来。
  
  “听南,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们结婚吧,好不好?”说着,李宛宛扑进他的怀里,抱紧了他,侧脸紧贴在他宽阔又结实的胸膛里,面露娇羞地道,“你放心,我会一直对你好的,我爸也那么喜欢你,看好你,他也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事业发展的。”
  
  任由李宛宛抱着,沈听南没有动,只是再次闭了闭眼,深吁口气道,“你先去洗个澡吧,我让人拿默琳的衣服过来给你换。”
  
  “嗯,好。”无比开心地,李宛宛点头答应,尔后松开他,又踮起脚尖去亲一下他的脸颊,“等吃了早餐,我跟你一起去公司。”
  
  “我在餐厅等你。”没有答应好,也没有说不好,只丢下这一句话,沈听南便直接扒拉开李宛宛的手,往衣帽间走去。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江洲大厦。
  
  一场从未有过的无比酣畅餍足的挥洒之后,周亦白抱着江年,去了浴室。
  
  将江年放到盥洗台坐下,周亦白又一次去亲吻她的额头,眉心,鼻尖,红唇,像个撒娇的大男孩般,轻咬着她的唇瓣,“阿年,怎么办,我还想要!”
  
  那低低哑哑的嗓音,性感到让人不可思议,让人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是酥麻的。
  
  感觉到男人身体起的变化,江年赶紧推开了他,如丝的媚眼无比潋滟动人地嗔着他,“小卿等我们吃早餐去上学,你不打算管儿子吗?”
  
  周亦白笑,又凑过去,一边吻着她一边用下巴上冒出来的浅浅青茬轻轻地蹭在她的身上。
  
  “嗯~疼!”江年一声娇嗔,又推开他,伸手过去,柔软的指腹轻轻地落在他的下巴上,那些新长出来的青茬实在是又短又硬,扎人的很,“昨天好像没剃,现在剃吧!”
  
  说着,江年便从盥洗台上滑了下来,然后,去拿了剃须水和剃须刀来。
  
  周亦白又缠过去,从后面搂住她,低头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里。
  
  “别闹,不早了!”男人的身体,太过滚烫,紧紧地烙在她的身上,赶紧地,江年挣开他,狠狠嗔着他,命令道,“站着别动。”
  
  周亦白笑,又过去,一双长臂圈住江年那纤细柔软的腰肢,将她扣进怀里,仍旧像个大男孩般,一双湛黑湛黑的无比灼亮的沉眸看着她,溢满期待与憧憬,低低哑哑地道,“阿年,我们去旅游度蜜月好不好?”
  
  江年嗔他,就保持着这样暧昧的姿势,拿过剃须水,仰起头来,在他的下巴上涂抹均匀,然后,拿了剃须刀,沿着他线条分明的下巴轮廓,动作无比熟稔的开始帮他剃胡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