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55章 一定不遗余力

第255章 一定不遗余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会议室里,周亦白正在和公司总监及以上级别的所有高管正在开会。
  
  虽然他看不见,但并不影响他的听和说,更不影响他的判断力和决策力,比起以前来,除了他要花更多时间去听所有的报表数据外,其它的,并没有什么改变。
  
  会议进行到大半,悄悄地,秘书将会议室的大门推开一条缝隙,就站在门外往里面看了进去。
  
  会议室里,大家都在认真地开会,张越坐在比较靠门边的位置,听到门轻轻被推开的声音,往门口的方向瞟了一眼,当看到是周亦白的另外一个秘书站在门口并且一脸急切的样子时,立刻,他身起过去。
  
  周亦白有两个秘书,另外一个,正在会议室里做会议记录。
  
  “怎么啦?”张越出去,低声问秘书。
  
  “张助理,江年来了,就在总裁的办公室里。”兴奋地,秘书对张越道。
  
  ——江年来了。
  
  张越诧异,心中欣喜,立刻便要回会议室告诉周亦白这个好消息,不过,想到什么,又扭回头来对秘书道,“以后别直呼其名,要么叫江总,要么叫少夫人。”
  
  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尴尬地,秘书点头答应。
  
  “嗯。”张越点头,这才推门,大步进了会议室。
  
  等他进去的时候,首席运营官正在向周亦白汇报过去三个月的运营数据,张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凑到周亦白的耳边,压低声音道,“周总,江总来了,就在您的办公室。”
  
  “阿年来了?!”周亦白惊喜,有些不敢置信,因为惊喜,所以声音并不小,整个会议室的人几乎都听到了。
  
  霎时,首席运营官的声音停了下来,大家都几乎是同时侧目,看向周亦白,满脸好奇又困惑。
  
  张越点头,“嗯,是的。”
  
  “会议暂停时,下午两点半再继续。”丢下这一句话,“嗖”的一下,周亦白便推开大班椅站了起来,转身便迈开长腿,大步往外走去,张越看着他,怕他撞到,赶紧扶住了他的一只手,和他一起大步出去。
  
  “阿年是谁呀,搞的周总这么激动?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呀!”周亦白一出了办公室,他的身后便立刻炸开了锅。
  
  “不会是周总的前妻江年吧?你们听说了吧,周总和他的前妻江年有一个儿子,都五岁多了。”
  
  “是呀,我也听说了,还听说周总之前住院昏迷,现在又双目失明,就是因为他和江年的儿子被绑架了,周总单枪匹马的去救人搞的。”
  
  “我告诉你们,我听到一个更惊人的消息,你们想不想知道?”
  
  “什么,赶紧说,别卖关子!”
  
  “我听说呀,周总的前妻江年不得了了哦,现在是华远集团的幕后大老板,身家根本无法估计呀!”
  
  “真的假的?!华远集团大老板?”
  
  “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,不过,这些都是周总的家事,别讨论了别讨论了,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其中一个副总裁站了起来,拿了资料,扬扬手走人,不过,身后,大家好奇的议论声,却仍旧不绝于耳。
  
  周亦白的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走起路来也跟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差别,有张越带路,相当顺利的,他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外。
  
  等来到办公室外,在张越以为他会迫不及待地进去时,他却又忽然停了下来,让张越先去忙。
  
  里面,江年听到脚步边,放下手里的相框,往门口的方向看去。
  
  虽然,她并没有看到周亦白的人,可是,她几乎却是可以断定,此刻周亦白一定就在外面。
  
  不由扬唇一笑,江年就靠在办公桌前,不动,也不出声,就等着周亦白过来,看他能不能找到她的位置。
  
  外面,等张越离开后,周亦白才抬腿,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  
  这个办公室,就跟周家大宅和银岭公馆的小公寓一样,让周亦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哪里摆放了什么东西,从哪里到哪里又需要走多少步,他几乎都清清楚楚。
  
  “阿年。”进去之后,周亦白唤她,静下心来,听她的声音。
  
  江年看着他,只笑,不说话。
  
  站在门口的位置,和江年隔了大概有十来米远,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,周亦白静心感受了两秒,然后,便精准无误地朝江年的方向走去,因为他分明感觉到了江年那让他欣喜眷恋的味道,还有她那清浅的一呼一吸的频率。
  
  看着什么也看不见,可是,却那么精准的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的男人,江年灿然扬唇,笑了。
  
  在两个人距离还有差不多两米远,周亦白伸手过来的时候,江年向前一步,伸手过去,抓住了他的手。
  
  也就在她抓住周亦白的手的同时,男人的大掌,反手握住她的,然后,稍微用力一拉,江年整个人便扑进了他那温暖宽阔的胸膛里。
  
  周亦白搂住她,另外一只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,头压下去便精准地攫住了她的红唇。
  
  这个吻,兴奋又狂热,更是温柔缱绻的要命。
  
  江年软在他的怀里,承受着他的索求,与他纠缠在一起,直到,呼吸彻底乱了,周亦白才松开了她。
  
  “你不是在开会么?”嗔着他,江年媚眼如丝,气息紊乱。
  
  周亦白笑,又低头去吻她的额头,“你来了,你觉得我还有心思继续开会么?”
  
  江年嗔着他,“那好,下次不来了,免得别人都以为我是只狐狸精,专门惑乱他们老板的心思。”
  
  “哈哈哈.......”听着江年那如娇似嗔的声音,周亦白不知道多高兴,搂着她,再次去轻啄她的红唇,“他们谁要是敢说你半个字不好,我就立刻让他们从万丰消失。”
  
  江年笑,“看来,我真的害人不浅,估计要招人恨了。”
  
  周亦白紧搂着她,满意极了,又忍不住低头去吻她,醇厚的嗓音低低哑哑地问道,“特意来看我的?”
  
  “不是,顺路来蹭饭。”江年答的直接。
  
  “呵.......”周亦白却是笑了,然后,对着门口大喊了一声秘书的名字。
  
  秘书就守在门外,听到之后赶紧进来,看到周亦白笑的那样温柔宠溺又幸福满足地紧搂着江年,不由地一愣,以为自己看错了,不过,也只是愣了一瞬之后,便又立刻笑着恭敬地道,“总裁,少夫人,有什么事?”
  
  ——少夫人。
  
  江年看着周亦白的秘书,刚才还是直接叫她的名字,这么快就改口了,还真是机灵。
  
  “去唐芜楼.......”
  
  “不用。”原本,周亦白要吩咐秘书去唐芜楼订个包间,他和江年去吃饭,不过,他话音未落,江年便直接打断了他,“万丰不是有员工餐厅么,就从员工餐厅里抄几个菜来,你办公室吃吧,不想跑去外面了。”
  
  “好,听周太太的。”毫不迟疑的,周亦白答应,然后又对秘书道,“去安排吧,按照我平常的口味就行。”
  
  “是,总裁。”秘书点头,赶紧出去。
  
  待出去之后,秘书终于忍不住,捂住嘴一声无声的惊呼。
  
  刚才周亦白称呼江年为什么?
  
  ——周太太。
  
  oh~mygod!
  
  周亦白和江年什么时候结婚了?居然这么低调,一点风声也没有,而且,江年还是第一次来万丰,她如果不是因为天天看到周亦白办公桌上摆着的那些照片,还根本就认不出江年来,这两个人,也太低调了吧。
  
  一阵震惊之后,赶紧的,秘书去办事,然后跟另外一个刚从会议室出来的秘书悄悄八卦去了。
  
  “你看你,怎么这么爱显摆,把这么多的奖杯奖牌摆在这儿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优秀吗?”办公室里,江年看着周亦白的大书架,笑着调侃他。
  
  周亦白紧搂着她,一秒也舍不得松手,像是一松手,江年就会跑了似的,亲吻着她的发顶,笑着点头道,“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,我就怕你不知道。”
  
  “切!”江年嗤他,抬起双手去捧起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,然后踮起脚尖,主动去亲吻一下他的唇,毫不吝惜地夸赞道,“我知道,周先生最棒最厉害,天下无双。”
  
  “哈哈哈.......”无比开怀爽朗地,周亦白笑了起来,“周太太说我最捧,指的是哪方面?”
  
  看着他,江年半丝也不矫情,踮起脚尖,凑到他的耳边,直接告诉他道,“当然是所有方面,特别是床在上的时候。”
  
  “真的么?”说着,周亦白微俯身下去,直接一把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  
  “喂,周亦白,你要干.......”嘛?
  
  半点也不像个看不见的人,周亦白抱着江年,一边往里面休息室的方向走一边低头下去,在江年话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,堵住她的唇,低低哑哑地模糊道,“既然周太太对我这么满意,那我当然不能让周太太失望了.......”
  
  “周亦白,这可是办公室,而且现在还是上班时间!”挣开男人的吻,江年有些气息有些紊乱地道。
  
  “我知道。”说着,周亦白已经进了休息室,反脚“砰”的一声便将门关上了,然后,抱着江年来到大床边,将她放下,直接欺身而上,再次吻住她,“可是周太太,我忍不住了.......”
  
  江年从来没想过,自己会在周亦白的办公室,在上班的时间这么疯狂。
  
  但或许恰恰是因为在上班时间,在办公室,所有的一切才那么刺激,那么让人疯狂,那么让人快乐。
  
  那种感觉,就像漂浮在云端,让人根本不想下来。
  
  事后,周亦白抱着江年去浴室,江年蜷缩在她的怀里,是从未有过的娇俏迷人,双手攀上他的脖子,在他的肩膀上不重也不轻地咬了一口。
  
  “怎么,周太太对我的表现不满意么,那我们.......”
  
  “闭嘴!”赶紧的,江年抬手去捂住某个男人的踊,娇嗔道,“下次不来你办公室了。”
  
  她怎么也不敢想,第一次来周亦白的办公室,两个人便在光天化日之下办了这事。
  
  “呵.......”周亦白笑,进了浴室,放下江年,又压着她,去亲吻她的额头,“不,周太太一定得来,要不然,就是对我刚才的表现不满意。”
  
  江年看着头顶犹如妖孽般的男人,狠狠嗔他,“我饿了,赶紧洗了去吃午饭好不好?”
  
  “是,遵命,周太太。”
  
  和周亦白一起吃过午饭后,江年没有再多呆,直接离开,回江洲大厦。
  
  路上,江年想了想,还是拨通了沈听南的电话。
  
  “阿年。”像是知道江年会给自己打电话似的,手机那头,沈听南接通电话,格外平静地开口。
  
  江年听着他极其平静的声音,不由笑了,“你好像在等我电话?”
  
  “嗯。”沈听南诚实点头。
  
  他确实在等江年的电话,从昨天下午他和李宛宛正式在一起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曝光之后,他就一直在等江年的电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