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17章 再也不许离开我了

第217章 再也不许离开我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但是,无可否认的,当他下车看到华文的那一刻,他的心里是欢喜的。
  
  低垂着脑袋,华文微扯一下唇角,“你是江总的朋友,不是我的,我只是江总的下属。”
  
  “华文,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!”看着眼前黯然的华文,沈听南都觉得诧异,“对,没错,你确实是阿年的下属,可是,下属和上司都是人,都是平等的,只是工作上扮演的角色不同而已,更何况,阿年一直把你当亲人当朋友,不是吗?”
  
  “沈总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倏尔,华文有些烦。
  
  好不容易,好不容易她放弃了,死心了,沈听南却又一次又一次地给她温暖,给她希望,她想要去抓住,可是,却害怕这一切的希望根本不是她想要的。
  
  看着眼前的华文,沈听南有些无奈,叹息一声道,“华文,至少我们可以是朋友,不是吗?我生病的时候,你可以来照顾我,你有需要的时候,我也可以照顾你,陪在你的身边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  
  看着眼前那么真诚那么认真的沈听南,华文眉心紧蹙,一时之间,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  
  她不是江年,她更没有陆承洲和周亦白的爱,所以,没有办法做到像江年那样,把沈听南这样的男人只是当成纯粹的朋友,亲人。
  
  沈听南对她好,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。
  
  可他,就只是把她当朋友。
  
  她要怎么办,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,也把他当朋友吗?
  
  “华文,工作之外,阿年,我,你,我们都没有高低贵贱,我们都是一样的,别压抑自己,好吗?”看着华文眼里的纠结与迟疑,沈听南又低低温柔地道,但其实,此时此刻,他又何尝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  
  “对,我做噩梦了,我梦到我妈被我爸打死了,全身鲜血淋漓的。”终于,华文决定,就按照沈听南所说的,跟他做朋友,所以,她低低缓缓地开口,神色黯淡,黑白分明的眸子里,染满悲伤,说着,她的眼角,再次有泪水滑了下来,悄无声息,“可哪怕被打死,我妈也紧紧地将我护在怀里,一秒没有松开过。”
  
  看着眼前那么悲伤那么难过的华文,沈听南忽然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心疼,抬手去轻拭她眼角的泪水,微扯唇角安抚她道,“只是个梦,别当真。”
  
  华文看着她,摇头,“不,是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!”
  
  ——一切都是真的。
  
  看着她,沈听南英俊的眉峰倏尔紧拧,去给她擦拭泪水的那只手,顿在了半空中。
  
  看着眼前那么震惊的沈听南,华文努力扯了一下唇角,又低下头去,泪水抑制不住汹涌,一颗颗不断砸下,“我爸从小就喜欢打我妈,打我,后来,我妈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起诉离了婚,带着我去了别的城市生活,但哪怕是这样,我爸仍旧没有放过我们,他找上门来,把我妈打得半死,甚至是逼得我妈跳楼.......”
  
  说到后面,华文已经泣不成声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  
  这些事,自从她母亲死后,她就再也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提起过,没想到,今天会跟沈听南提起。
  
  这所有的一切,是埋藏在她心底的恶魔,是她这辈子最不愿意揭开的伤疤,因为一旦揭开,便是鲜血淋漓,痛到让她难以呼吸。
  
  看着眼前泣不成声,浑身都抑制不住的轻颤的华文,终于,沈听南回过神来,伸手过去,将她抱住,紧紧抱住,抬手轻抚她的后背,低声问道,“后来呢,后来怎么样了?”
  
  或许,把心底压抑的东西说出来,她会好过很多。
  
  在沈听南的怀里,华文闭上双眼,泪水,不断地汩汩而出,没一会儿,便打湿了沈听南身上的睡袍。
  
  “后来.......我妈跳楼,不治身亡,我爸入狱,我和他断绝父女关系,再没有过任何的往来。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,华文平静下来,下次开口。
  
  听着耳边那低哑沉痛的声音,更紧的,沈听南抱紧了华文,柔声安抚她道,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以后有阿年,有我,有默琳,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。”
  
  华文点头,沉沉点头,当平静下来,意识到此刻的自己有多失态后,她赶紧从沈听南的怀里退了出来,然后,抬手抹掉脸上的泪,看向沈听南努力扬起唇角道,“很晚了,你去休息吧!”
  
  “没事,我不困。”说着,沈听南扯着被子,裹在华文的身上,扬唇道,“你先睡,等你睡着了我再回房间。”
  
  “沈.......”
  
  “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好。”就在华文才开口时,沈听南笑着打断了她。
  
  华文看着他,扬唇灿然一笑,由衷道,“谢谢你,听南。”
  
  沈听南扬唇,“睡吧!”
  
  “好。”华文点头,慢慢躺了下去,闭上双眼。
  
  沈听南给她盖好被子,就守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她,又抬手过去,去轻拭她脸上残留的泪痕。
  
  也就在男人温热干燥的指腹那么轻柔的落下的时候,华文抑制不住,还挂着点点泪珠的睫毛轻颤,心湖里,悸动的涟漪一圈圈不断地荡漾开来,完全抑制不住。
  
  “睡吧,没事的,我就在这里。”看着她轻颤的睫毛,沈听南又低低柔柔地开口。
  
  “嗯。”华文从鼻腔里发出一个音符,在这从未有过的安宁与幸福中,不知不觉,她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  
  沈听南看着她,直到,感觉到浑身彻底放松下来,呼吸变得清浅均匀,这才又帮她捏了捏被角,起身,关了灯,离开。
  
  .......
  
  因为是过年,再加上沈听南来了,江年给自己放了三天假,陪着沈听南在卡尔加里好好走了走,而且带沈听南参观了华远在卡尔加里的办公室,还有在加|拿大的工厂。
  
  这是华远成立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对一个外人开放参观,要知道,华远集团一直实行的是军事化的管理,从上到下的管理制度都是非常严格的,但沈听南对于江年来说,不是外人,所以,她做为华远的老板,亲自带着他参观,希望他能从中了解到更多,对他将来在沈氏集团的管理和发展状大上能起到帮助。
  
  当然,这三天,华文也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在他们身边,华文发现,自从自己改变了想法,决定按照沈听南说的,把他当成朋友之后,他们俩个人的相处,就变得自然舒服多了,不需要再刻意的回避,刻意的掩饰,一切顺其自然就好。
  
  像沈听南这样的男人,做不成情人,当朋友,那也是极好的。
  
  三天后,沈听南回国,因为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,所以,江年让沈默琳和华文去送沈听南。
  
  “哥,不用想我哦,还有十来天我就回去了。”机场,沈默琳主动扑过去,抱住沈听南,嬉皮笑脸地道。
  
  其实,哪怕是他们父母在的时候,者从来是她这个妹妹更依恋沈听南这个大哥,后来他们父母意外离开,沈听南这个大哥,就成了沈默琳唯一的依靠,她对沈听南的依恋就更多了,不过,嘴巴上却天天说是沈听南挂念她,而不是她挂念沈听南这个大哥。
  
  沈听南笑,将她从身上扒拉下来,曲指敲了敲她的脑袋道,“想你干嘛,反正早晚你都会是别人家的。”
  
  沈默琳撇嘴,狠狠瞪他,“你都没娶老婆,就想我嫁人,门都没有。”
  
  沈听南又曲指,轻敲一下她的额头,然后,看向一旁的华文道,“华文,帮我看好她,别让她闯祸。”
  
  “嘿嘿.......你让华文姐姐看着我,你给华文姐姐什么好处呀?”看一眼华文,沈默琳嬉皮笑脸,意有所指地问道。
  
  “你叫我姐姐,这不就是好处咯。”不过,不等沈听南回答,华文便笑着给了她答案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