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213章 最绚烂的烟火钻钻满4600颗加更

第213章 最绚烂的烟火钻钻满4600颗加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因为中午去江家吃午饭耽误了些不少时间,好多事情都积压到了下午,一忙起来,不知道不觉,便忙到了快下午七点,外面的夜幕沉沉压了下来,江年都完全没有察觉到,直到沈听南来了,她才恍然,原来已经不早了。
  
  收拾了一下东西,合上电脑后,江年便和沈听南,还有李何东华文和沈默琳一起回公寓。
  
  她已经吩咐了英姐,晚上哪些人会来,想必这个时候,英姐和容姐已经准备好了,不过,想到周亦白到现在都没有再打电话给她,甚至是到现在,都没有对她说过一句“生日快乐“,更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人在哪,江年原本不错的心情,便掠过一片乌云。
  
  不过,他既然有事情要忙,也不怪他,她会把时间延迟到今晚凌晨之前,如果在今晚凌晨之前,她还是听不到他的一句“生日快乐“,那他以后,就别想再踏进她的公寓一步了。
  
  “怎么啦,怎么觉得有你心事?“一起走着,身边的沈听南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立刻关切地问道。
  
  马上,江年收回思绪,摇头道,“没事,就是有件工作上的事情还没处理好。“
  
  “阿年,今天生日,就不能稍微放松放松一下吗?“说着,沈听南抬手搂住了江年的肩膀。
  
  后面,华文和沈默琳走在一起,看到沈听南那么自然而然地搂住江年的肩膀,不由地低敛下双眸,神色,微微黯淡了一下。
  
  之前一起去爬山的时候,沈听南牵她,背她,帮她上药,应该都是因为她是江年最信任得力的下属,和她本人。其实并没有多少关系吧!
  
  一切,都是她自作多情,想多了罢了。
  
  江年看着他,扬唇灿然一笑,点头道,“能,当然能,听你的,今天绝不想工作上的事情了。“
  
  “妈妈!“屋子里,小家伙听到江年的声音,立刻便有些抑制不住兴奋地跑了出去,去迎接她,“妈妈生日快乐!“
  
  看着孩子,江年扬唇,低头去亲亲他的额头道,“嗯,谢谢宝贝儿。“
  
  “嘻嘻.......听南叔叔,你也来帮妈妈庆祝生日吗,太好了!“仰头看向一旁的沈听南,小家伙又兴奋道。
  
  沈听南笑着点头,伸手宠爱地去轻揉小家伙的发顶道,“是呀,你妈妈生日,必须要好好庆祝。“
  
  “嘿嘿.......妈妈,快来!“说着,小家伙牵着江年,大步往公寓里走。
  
  也就在江年快要走到公寓门口的时候,公寓里,飘出一阵浓郁的玫瑰花香来,正当她蹙眉这股浓郁的玫瑰花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人已经被小卿拉到了门口,就站在门口的位置,甚至是还来不及进去,她抬眸一看,整个人瞬间都有些怔愣住。
  
  这还是她的家吗?简直就是一个玫瑰花的海洋!
  
  水晶吊灯上,各种家具上,地毯上,入目之处,全是火红一片的玫瑰花,但是,满眼火红的玫瑰花又不会让人觉得烦庸,每一处花的摆放跟设计,都别有一番心思。
  
  不止是江年,后面大家跟了过来,一眼看到公寓里布置的玫瑰花海洋,也都有些怔愣住了。
  
  “阿年,二十八岁生日快乐!“就在大家都怔愣住的时候,周亦白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站在了江年的面前,手里。拿着一朵最最娇艳的玫瑰花,花瓣上,水珠将滴欲滴,不知道多诱人。
  
  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,江年忍不住低头,笑了,笑容里的幸福与甜蜜,那么浓切。
  
  “这么多花,你什么时候运上来的?“笑过之后,江年又抬起头来,很是认真地问面前的男人。
  
  “喜欢吗?“看着她,周亦白却不管反问。
  
  江年也看着他,和他那无比灼热又温柔的目光交织着,笑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接过了他手上的那一朵玫瑰道,“谢谢!“
  
  “太太,生日快乐,晚餐已经好了,都是周先生准备的,全是你喜欢吃的菜。“这时,英姐笑眯眯地开口。
  
  “谢谢英姐。“江年进了公寓,点头,然后对大家道,“都饿了吧。先吃饭吧。“
  
  “嗯,我饿了,我们赶紧吃饭吧!“小家伙摸着自己瘪瘪的小肚子,笑嘿嘿的。
  
  “走咯。“沈听南点头,抱起小家伙往餐厅走,后面,大家也都跟上。
  
  今晚的晚餐是真的很丰盛,一大桌子好吃的,大家坐下后开吃后,都有些停不下嘴来,特别是沈默琳,一边吧唧吧唧地吃着,还破天荒的对周亦白赞赏道,“周亦白,原来我挺讨厌你的,不过没想到你现在改造的这么彻底!“
  
  “哈哈.......“沈默琳的话,让周亦白欢快地笑了起来,“我就当你这是在夸我了。“
  
  “本来就是夸你呀,我可没恶意。“说着,沈默琳夹了一块香辣鸡翅到身边李何东面前的碟子里,非常随意地道,“李特助,这个特别好吃,你试试!“
  
  一直在埋头吃着东西,根本没有说过话的李何东看着沈默琳突然夹到自己碗里的那块鸡翅,淡淡地,点头道,“好,谢谢。“
  
  “多吃点。“就在李何东的对面,习惯性的,周亦白不停地往江年碗里夹菜。
  
  江年斜他,“够了,我碗都装不下了。“
  
  周亦白看着她,笑,点头道,“好,等你吃完了我再夹。“
  
  “.......“又看一眼他,江年无语,将自己碗里的一块红烧鱼又夹到了他的碗里道,“忙了一下午,你自己多吃点。“
  
  “好。“看着她,周亦白点头,笑,尔后,夹起那块他已经剔过鱼刺的红烧鱼送进嘴里,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  
  吃过晚饭,大家又一起陪江年吹蜡烛,切蛋糕,等吃了蛋糕之后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,不应该再留下来当电灯炮了,所以,都赶紧的一起离开了。
  
  “华文。“出了江年的公寓,华文和李何东回124楼,就在华文要走出电梯的时候,沈听南却忽然叫住了她。
  
  --华文。
  
  听着自己的名字被沈听南叫出来,华文心下微悸,霎那回头,看向他,微微笑道,“沈总,有事吗?“
  
  看着她,沈听南扬唇一笑,“上次谢谢你。“
  
  “谢我?!“华文困惑,“谢我什么?“
  
  “上次我住院,谢谢你几次来医院照顾我。“看着她,沈听南认真地道。
  
  “没事。“华文微微笑着,“我只是替江总照顾沈总而已。“
  
  --替江总照顾沈总而已。
  
  听着华文的话,沈听南英俊的眉宇淡淡一拧,“那也还是要谢谢你。“
  
  “不客气。“华文仍旧那样礼貌地笑着,“再见!“
  
  话落,她直接收回视线,大步离开。
  
  也就在华文离开后,电梯门缓缓关上,她的身影,渐渐消失在沈听南和沈默琳的视线里。
  
  “哥,我怎么觉得,华文姐姐对你生疏了呀,你是不是惹她不开心了呀?“待电梯门关上之后,沈默琳揪着眉头看着沈听南问道。
  
  沈听南拧眉,看着沈默琳不答反问道,“你觉得我会做什么事情惹她不开心?“
  
  “呃.......“沈默琳冥思苦想,“我也不知道呀,你和华文姐姐,好像自从你出院后就没见过了吧。“
  
  “唉.......女人心,真是海底针!“不由地,沈听南感慨。
  
  “要不然,我明天帮你问问华文姐姐。“
  
  “闭嘴,我的事,你不许插手。“
  
  “那你是不是喜欢上华文姐姐了?“沈默琳又兴奋地问道。
  
  沈听南斜睨着她,不说话。
  
  沈默琳瞪回他,“.......“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该离开的人都离开了,周亦白陪着小卿去洗澡,等小卿洗完澡,周亦白倒了两杯酒,去找江年,而此刻,江年正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,打电话。
  
  看着她在打电话,周亦白也不打扰她,就端着酒杯,等在书房的门口,直到,她挂断了电话,他才走了过去,将其中一杯酒递到了她的手上。
  
  “我会醉的。“江年接过,看着他笑道。
  
  周亦白看着她,抬手,骨节分明的长指挑起她的下颔,低头像含住了她的红唇,喃喃道,“阿年,我最喜欢你醉了的样.......“
  
 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,公寓里,所有的灯忽然一下子全部熄灭了,江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还没来得及闭上双眼,忽然灭掉的灯光,让她微惊,正当她打算要推开周亦白去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,落地窗外,却忽然“砰“的一声巨响,绚烂的烟花,从对面大厦的顶楼长空,在夜幕下绽放。霎间惊艳了江年的双眼。
  
  “砰~““砰~““砰~“.......
  
  在第一响之后,无数的烟花相继升空,在夜幕下绽放,绚烂无比。
  
  “喜欢吗?“不记不深不浅的吻之后,周亦白松开江年,转而长臂搂过她纤柔的腰肢,和她一起看向窗外,低低问她。
  
  江年看向他,笑,偌大的落地窗前,窗外仿佛近在咫尺的绚烂烟花,将他们彼此照亮,让她更加真切地看清楚了此刻他眼中的专注与深情。
  
  “放这么多烟花,得多.......“污染空气。
  
  就在江年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,窗外夜幕下,忽然有烟花组成了“阿年“绚烂绽放,接着,又是“生日快乐“四个字的烟花绽放,就在江年唇角的弧度渐渐放大时,紧接着“我爱你“三个字,也在夜幕下绽放,绚烂夺目无比。
  
  “阿年,生日快乐,我爱你!“说着,周亦白再次低下头去,攫住了江年的红唇。
  
  江年看着绚烂的烟火下,那张近在咫尺的好看的不像话的专注深情的面庞,闭上双眼,扬起唇角,渐渐回应他的吻.......
  
  楼下,李何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看着空中绽放的这一场绚烂奢华的烟花,不由的微扯一下唇角,笑容带着一丝苦涩。
  
  看来,这辈子,他和江年都注定只能像现在这样了。
  
  楼上,男人和女人纠缠在一起,不知道过了多久,周亦白才抬起头来,然后,滚烫的唇一路细细碾压而过,江年整个人被抵在落地的玻璃窗上,几乎迷失。
  
  不过,就在最后的时候,她抓住仅剩的一分理智,拦住了周亦白。
  
  “阿年,可以吗?“将江年抵在玻璃窗上,周亦白双手扣住她的双手,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那低低哑哑的嗓音,已经性感的让人心惊肉跳,喷薄出来的气息,更是滚烫的灼人。
  
  “周亦白,我知道,我知道你爱我,我知道你所有的想法,我都知道.......“看着近在咫尺,已经箭在弦上,满满的蓄势待发的男人,江年很是抱歉地低下头去,“对不起,再给我点时间,一年,一年的期限好不好?“
  
  --一年的期限。
  
  原本周亦白还有些糊涂这一年的期限是什么,但马上,他就反应过来了。
  
  这一年的期限,是江年为陆承洲守孝的期限。
  
  是呀,江年是陆承洲的遗孀,陆承洲生前对江年和小卿那么好,如果,这么快江年就跟他在一起,将陆承洲忘记了,想必江年都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,会对陆承洲愧疚,甚至是亏欠。
  
  他不能让江年愧疚,也不能让她觉得亏欠,因为原本做错事,拱手把江年送给陆承洲的人,是他。
  
  该得到惩罚的人,是他,而不是江年。
  
  “没关系的,阿年,没关系的。“细碎的吻,如春日的细雨般,绵绵落下,周亦白吻着她,“你不用说对不起,我可以等的,我可以.......“
  
  话落,周亦白猛然抽身,大步离开,往主卧的浴室走去。
  
  江年站在那儿,后背仍旧紧紧地抵在玻璃窗上,看着突然抽身大步离去的男人,她缓缓地闭上双眼,只觉得浑身都是软软的。
  
  周亦白想的,她都明白的,但一年,是她的底线。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翌日清晨,江年醒来,睁开双眼,抬头看到头顶仍旧闭着双眼睡得安宁的男人,她不禁扬唇,凑过去,主动亲吻他的下巴。
  
  也就在江年的唇瓣轻轻落下一吻后,周亦白菲薄的唇角,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下一秒,他直接一个敏捷的翻身,将江年困在了身下,尔后,低头攫住了她的红唇。
  
  “嗯.......“只不过,被轻吻一下之后,江年的头立马就撇开了,笑着警告他,“昨晚是谁说酸的要命的?“
  
  看着居然还敢取笑他的小女人,周亦白是真的有种想要将她拆了吞之入腹的冲动呀,不过,想想到时候受苦受难的还是自己,他便只得作罢。
  
  从江年的身上翻下来,抵住她的额头,他低低道,“那你再睡会儿,我去准备早餐。“
  
  “嗯。“江年点头,推他下床。
  
  周亦白抓住她的手。又在她的手背上用力亲了一口,这才下了床,去洗漱,准备早餐。
  
  等周亦白洗漱完离开了卧室,江年已经睡不着了,也起了床,去洗漱。
  
  这些日子,有周亦白陪在身边,她每晚都睡的很好,几乎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,整个人的精神也是越来越好了。
  
  “叮咚.......““叮咚.......“
  
  等江年漱洗完,换好衣服出去的时候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,赶紧的,江年去开门。
  
  是阿成。
  
  “太太,楼下有个叫mandy的女人一大早便跑来了,哭着喊着要见你,说是一个叫蓝柯儿的人昨晚晕倒被送去医院抢救了,请您无论如何也要去见她一面。“门打开,看到江年,阿成立刻汇报道。
  
  也就在阿成汇报的时候,周亦白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,将他的话,听得清清楚楚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