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110章 是我瞎了眼

第110章 是我瞎了眼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江年和陆承洲的婚礼,是江年人生中最最重要的日子,不过,因为她有孕在身,不能太劳累,更加不能喝酒,所以,整场婚礼下来,都是陆承洲紧紧牵着她,替她挡下了所有的酒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     不过,陆承洲身体不好,特别是不能伤了肝脏,忌讳饮酒,可是,这是他和江年,和他最心爱的女人结婚的日子,他那么高兴,怎么能不喝酒呢!      江年全程陪在他的身边,想拦着他,想让他少喝点都不行。      不过还好,今天的婚宴上,用的都是最好最上乘的香槟和葡萄酒,酒精浓度低,稍微喝多一点,也不至于伤身。      白天的婚宴结束,晚上,所有的宾客又来到陆承洲的别墅,大家欢聚一堂,还有不少精彩的节目表演,有乐队,全程为大家演奏美妙的音乐,在晚宴的最后,无比绚烂的烟火,在黑幕下尽情的绽放。照亮了半边的天空,所有的宾客们再次祝福陆承洲和江年这对新人。      晚上九点多,宾客们尽数散去,偌大的别墅恢复以往的宁静,江年看着倒在床上,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,不知道是因为太开心,还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,而面色酡红,满面都洋溢着无限春光的陆承洲,再幸福甜蜜不过的一笑,情不自禁地便俯身下去,去亲吻他的面庞。      亲了一下,正当江年要站起来,打算去给陆承洲脱鞋子,让他舒舒服服的好好睡觉时,陆承洲的手臂。却忽然缠了上来,抱住了她,然后一个敏捷的翻身,避开她的小腹,将她困在了身下,尔后,低头便攫住了江年的红唇。      被吻住,那么自然而然,江年双手勾上陆承洲的脖子,慢慢闭上双眼,笨拙而又热情地回应他。      得到江年的回应,加更痴缠的,陆承洲索求了起来,浓烈又醇厚的酒香,霎时在两个人的唇|齿间四溢开来。     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,直到江年的呼吸彻底乱了,有些喘不过气来了。陆承洲才松开了她,倒在江年的身边躺下。      不过,江年却并不满足于陆承洲就此停了下来,她变被动为主动,爬起来俯身过去,主动再次吻上了他.......      “承洲,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了。“      情到深处,他们彼此都停了下来,皆是气息紊乱,江年看着陆承洲,一双小手捧起他越看越好看的面庞,告诉他一个事实。      陆承洲看着身|下的江年,带着微微粗粝的干燥指腹,轻轻落下,从她的额头,滑过她的眉骨,再她到她的脸颊,红唇。      其实,只有天知道,此刻的他,有多么的想彻底将江年变成他的,他实在是半秒种都不想克制。      可是,江年怀着身孕,他只能忍,也必须得忍。      “小年,我们不急。“      “承洲,.......“      “傻姑娘,我不想你和孩子有事,否则,我会于心不安。“看着江年,陆承洲黑眸无比深邃又灼亮,在江年的话还没有落下时,他便打断她,态度肯定。      其实,江年的心,他都明白。      她爱他,不想亏欠于他,更不想愧疚于他。      但是,他又何尝不爱江年,又何尝想要愧疚于她。      现在,在他的心里,江年就是最重要的,万一他一个不小心,让江年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状况,他根本不可能承受。      因为,他已经无法一辈子陪在江年的身边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就会离开,从江年的身边永远离开,他离开后,能一直陪在江年身边的,也就只有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了。      以前的江年,很孤单,以后,他不想她再孤单。      江年看着陆承洲,他的想法,她又何尝不明白,只是.......莫名的,看着他,江年的眼里,便有泪水涌了起来,根本无法控制。      陆承洲看到,狭长的眉峰微微一拢,下一秒,再一次低头,攫住了她的红唇.......      ..............      半年后,东宁市。      东宁唯一的六星级酒店,下午,沈听南和一个加|拿大的合作商开完会之后,便和助理一起,回公司。      没有了周亦白的从中作梗,在这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,沈氏集团一路顺风顺水,发展的很好,没有了江年在身边,沈听南不得不自己独立成长,开始独挡一面,扛起了整个沈氏集团的重担,也得到了整个集团上下的认可,成为集团所有员工心目中真正的大老板。      国内的市场,已经稳定,目光,沈氏正在大力开发海外市场,这次海外市场的开发重心,就放在了加|拿大,经过初步的交涉和沟通,加|拿大的合作商也很有诚意,派了代表过来,考察他们的实力和诚意。      和助理安寒一起,沈听南来到电梯口,等电梯。      自从江年出事之后,沈听南就聘请了安寒做自己的助理。      安寒是江年在巴黎的同学,和江年一起毕业的,也是江年向沈听南推荐的安寒。      安寒的能力虽然没办法和江年相提并论,但是做为一个总裁助理,安寒还是很能干,很称职的,沈听南对她,也挺满意的。      不过,唯一有一点不方便的就是,安寒是女人,有些时候,总会没有男人那么方便。      “叮咚.......“      一声轻响,电梯到达,当电梯门缓缓打开,沈听南抬眸一眼看到电梯里站着的是谁时,他原本平静的神色,几乎是立刻,便染了愤怒。      下一秒,沈听南抬腿跨进电梯里,握紧拳头便朝电梯里站着的周亦白砸了过去,他身后的安寒看到,不由瞬间瞪大了双眼,就算是想要去阻止,也根本来不及。      电梯里,跟在周亦白身边的夏妍看到浑身怒意腾腾冲进来的沈听南,更是震惊地瞪大了双眼,一时忘记了反应。      周亦白站在那儿,一双黑眸淡淡地睨着朝自己挥拳过来的沈听南。就在他的拳头朝他的脸上落下来的前一秒,他敏捷地避开。      拳头扑空,被周亦白避开,沈听南可没打算就此放过他,马上,拳头又再次挥了过去。      “沈总。“安寒终于反应过来,冲进去,要去拦住沈听南。      周亦白站在那儿,看着沈听南又砸过来的拳头,不等安寒冲过来,他已经伸手过去,一把握住了沈听南砸过来的拳头。      “沈总,你这一拳头要是砸下来,我可以随时起诉你。“握着沈听南的拳头,周亦白黑眸幽深,淡淡觑着他,低沉的嗓音异常平静地开口。      “沈听南,你发什么神经?“夏妍反应过来,立刻便冲着沈听南大叫,满脸愤怒。      沈听南睐一眼一旁的夏妍,又看着周亦白,扯着唇角冷笑,“周亦白,江年呢,你找到她了吗?“      “沈听南,江年她已经死了!“一旁,夏妍又气愤地大叫道。      “你给我闭嘴!“只不过,在夏妍话音落下的下一秒,沈听南便朝她一声怒吼,冷冷讥诮道,“夏妍,我真是瞎了眼,以前居然把你当朋友。“      “沈听南,.......“      “夏妍,闭嘴!“夏妍还想要说什么,可是,周亦白却开口,打断了她。      夏妍看向周亦白,又看一眼沈听南,抿了抿唇,虽然不甘,却还是乖乖地道,“是,周总。“      看着夏妍对周亦白这样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,沈听南又忍不住讥诮一笑。      “沈总。“这时,安寒向前去,拉住了沈听南要打周亦白的那只手。      沈听南看安寒一眼,将自己的手抽回,愤怒又凌厉的目光,看着眼前的周亦白,冷冷地笑道。“周亦白,是你害了江年,这辈子,江年都不可能原谅你,永远都不可能。“      “叮咚.......“正好这时,电梯到达一楼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      沈听南留下这一句话,便转身,大步往电梯外走去,安寒看一眼周亦白和夏妍,也赶紧大步跟上。      看着离开的沈听南,回想他留下的话,周亦白英俊的眉头,禁不住狠狠一皱,连着一双清亮的黑眸,也瞬间黯然失色。      沈听南说的没错,是他害了江攫,都是他害了江年。      “周总,你没事吧?沈.......“      “夏妍,江年没有死,以后你再说错话,就可以直接滚了。“      看着周亦白,在夏妍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周亦白却直接冷冷地打断了她,带着不容置喙的警告。      话落,他也迈开一双长腿,大步往电梯外走去。      夏妍愣在那儿,看着离开的周亦白,轻咬唇角,心底,是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。      周亦白出了电梯,直接穿过酒店大堂,往酒店外走,酒店大门口。司机已经开着车,在那儿等着他。      “亦白。“只是,令周亦白没有料到的是,在他出了酒店,正抬腿要上车的时候,一道格外熟悉的娇柔嗓音传来。      不用看,光只听是听着这矫揉造作的声音,周亦白好看的眉峰,便抑制不住地轻拧了一下,一股子从心底涌起的厌恶,从眉眼里溢了出来。      “亦白,好巧,你也在这儿啊?“不等周亦白看过去,叶希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,笑盈盈的。      周亦白掀眸,淡淡觑着眼前的叶希影,她脸上浓厚的脂粉,还有她隆起的小腹,都不及她叫他一声“亦白“来的更让他恶心,厌恶。      和他办了离婚手续一个星期,叶希影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,而且,迅速地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。      此刻,叶希影肚子里的孩子,只怕有五六个月大了吧。      她怀上了别的男人的孩子,不用再来纠缠他,真是件好事!      “有事?“觑着叶希影,淡淡的,周亦白问道。      “亦白。“看着周亦白,叶希影又恢复以往那副柔弱娇俏的模样,一双大眼睛闪闪地望着他,“我还有些东西放在了天玺一号的公寓,我可不可以去拿?“      “我已经让人全扔了。“不带一丝情绪的,周亦白回答道。      “亦白,.......“眼巴巴地看着周亦白,说着,叶希影伸手过去,要去握住周亦白的手臂。      周亦白注意到,立刻便抬手,避开了,不管是那张俊脸,还是眼神,都瞬间冷了下来道,“以后别再叫我的名字,听着恶心。“      话落,周亦白抬腿就要上车。      “亦白!“只不过,马上,叶希影便扑过去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,近乎哀求道,“亦白,我最近手头很紧,可不可以给我点钱?“      “呵.......“睨着她,周亦白一声冷笑,下一秒,直接一把甩开叶希影的手,抬腿上了车。      “亦白,.......“叶希影还想要扑过去纠缠,不过,却被保镖给拦住。      看一眼保镖,叶希影浑身一抖,再不敢继续纠缠了,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儿,看着周亦白的车子,离开,渐渐消失在视线里。      翌日,就有娱乐版的头版头条报导,周亦白和叶希影夫妻恩爱,而且叶希影已经怀了周家长孙,附上的照片,就是昨天在酒店的大门口,叶希影挺着个大肚子去拉扯周亦白的一幕。      因为照片拍的是侧面,根本就看不到周亦白的正脸,更加不可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情绪。      坐在万丰集团办公大楼的总裁办公室里,看着娱乐头版头条的报导,周亦白不禁扯起唇角,讥诮地笑了。      想不到,事到如今,他还能愚蠢的被叶希影利用。      “周总,我们查了,这些资料都是叶希影自己卖给报社的,收了50万。“张越站在周亦白的办公桌前,不等他问,便主动汇报道。      “好。“将报纸扔到办公桌上,周亦白点头,斜斜地勾起唇角一笑,却丝毫不带笑意,只有冷意森森,吩咐道,“三天之内,让这家报社关门,叶希影拿的那50万,一分不少的给我追回来,下次她再敢提对外提和我有关的任何一个字,就让她永远和外界失去联系。“      “是,周总。“      “叩叩.......“正当这时,门口的方向,传来叩门的声音,张越侧头看去,出现在门口的,是李江雄的女儿李宛宛。      李家和周家,虽然在不同地地方,掌握的商业领域也不同,可是两家人却是世交,李宛宛和周亦白的感情,像兄妹,挺亲密的。      周亦白也掀眸,朝门口淡淡瞟了一眼,看到是李宛宛,他什么也没有说,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去,继续忙自己的。      “周总,要是没什么事,那我先出去了。“看一眼李宛宛后,张越恭敬地道。      周亦白低头看着文件,淡淡“嗯“了一声。      得到允许,张越这才转身,出去。      “李小姐。“当张越走出去的时候,李宛宛已经落落大方地自己走了进来,哪怕没有允许。      张越看到她,笑着叫了她一声。      “嗯。“李宛宛答应一声,几乎没正眼瞧张越一下,只继续大步往周亦白走。      “亦白,你忙什么呢,中午有没有空,我们一起吃饭吧?“来到周亦白的办公桌前,李宛宛俯身下去,双肘撑在周亦白的办公桌上,然后捧着小脸,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亦白,笑嘻嘻地道。      周亦白只看着手上的文件,根本没抬眸看她半眼,只面无表情地淡淡道,“没空。“      “亦白,.......“看着周亦白,李宛宛正又要说话,却不经意间,眼角的余光,瞥到了他办公桌上放着的报纸,而报纸的头版头条上,周亦白和挺着大肚子的叶希影的放大的照片,赫然印在上面。      “什么,亦白,叶希影怀了你的孩子?“瞥到报纸上的标题,无比激动的,李宛宛一把去抓过了报纸,看了起来,当看到上面报导的内容时,她瞬间就怒了,不开心了,质问道,“你不是早就和她离婚了吗?她怎么会怀上你的孩子?“      李家和周家是世交,关切密切,既然江年已经杳无音讯,或者应该是,是已经死了,那不可能让周亦白还一直惦记着江年,为她守身一辈子不娶。      所以,周柏生自然是将周亦白和叶希影已经离婚的消息,透露给了李家,目的也就是想,周家能和李家有希望联姻。      毕竟,周李两家是世交,又门当户对,况且,李宛宛又一直很喜欢周亦白。      听着李宛宛那惊讶又尖锐的质问,周亦白却完全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,只是在看完了文件后,拿过一旁的签字笔,在文件的右下角。“唰““唰“地签下自己的名字。      “周亦白“三个字,遒劲有力,浑然大气。      “喂,亦白,你说话呀,叶希影肚子里的孩子,到底是不是你的呀?“见周亦白完全不理会自己,李宛宛急了,两条清丽的眉头都快拧成一团了。      “我没空,你要是没事的话,就可以走了。“签好了文件,终于,周亦白掀起眼皮,看向李宛宛,淡淡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冷漠地道。      看着这样,对自己似乎越来越冷淡的周亦白,李宛宛郁闷死了。不过,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天之骄女李宛宛,怎么可能会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,所以,她一声冷哼,噘起呲往椅子里一坐,生气道,“你今天要是不告诉我实话,我就不走。“      看着眼前的大小姐,周亦白也懒得再理她,直接又拿过另外一份文件,低头看了起来。      “喂,周亦白,你说话呀,你和叶希影是不是还有关系?“见周亦白居然又不理自己的,李宛宛急死了,又跳出来追问他。      听着李宛宛那一遍遍的质问声。周亦白却仍旧不动如山,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。      “周亦白,你不说,就是承认叶希影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,对吧?“看着周亦白那样一副淡漠的样子,李宛宛真的气死了,简直想哭。      不过,周亦白却仍旧没理她,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。      “周亦白,那我去找叶希影,让她说!哼!“说着,李宛宛一把将手上的报纸扔在周亦白的办公桌,转身便气鼓鼓地大步离开。      听着那“蹬““蹬“的离开的脚步声,周亦白这才掀眸,看了过去,不过,却并没有阻止李宛宛离开。      她要去找叶希影,那让她去找就好,他要的,不过就是耳根清静。      ..............      加|拿大,卡尔加里。      又半年过去了,在入职华远集团后,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,江年从人事部总监,到财务部总监,到采购部总监,研发部总监,工程部总监,品质部总监,再到运营部总监,销售部总监,几乎整个集团里重要的部门,她都熟悉了一遍,时间不多不少,刚好每一个部门把握在一个月左右的样子。      八月后,集团八个最重要的部门,几乎都对江年这个老板娘是又敬重,又佩服,对于她的话,没有一个是不服从的。      八个最重要的部门轮值结束后,江年正式升任集团的副总裁,在集团里,位置和权力只居于陆承洲一个人之下,也就是说,除了陆承洲之外,集团上下,都必须听从江年的。      经过八个重要部门的轮值,大家都知道了江年的工作能力和为人,再加上她老板娘的身份,整个集团上下,就如当初陆承洲所说的一样。大家对江年的敬重,就如跟对陆承洲一样,集团里每一个人对江年和陆承洲,不管是在表面,还是从心底,都由衷地敬重,服从,并且忠心。      江年升任集团副总裁之后,她的办公室就设在了陆承洲办公室的隔壁,陆承洲原来的秘书章唯唯也成了江年的秘书,华文则继续担任陆承洲的秘书。      这天下午,江年看完了一份文件,签了之后拿给章唯唯去扫描,发送给公司所有的管理层。      不过,她拿了文件出来,章唯唯却并不在位置上,也不知道去哪了。于是,她把文件放到章唯唯的办公桌上,然后转身回办公室。      只不过,就在她放下文件转身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,却瞥到章唯唯电脑屏幕上的新闻。      是国内的新闻网页,报导的,自然全是国内的新闻。      屏幕上,男人和女人的照片那么清晰,醒目,让人一眼不想看到都难。      屏幕上的男人高大挺拔,帅气英俊,女的娇俏可人,挺着个大肚子,比起江年此刻的大肚子,也小不了多少。      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足月,用不了几天,就到预产期了,而屏幕上女人的肚子,应该也有五六个月了吧。      【万丰总裁周亦白和太太叶希影恩爱异常,叶希影喜怀周家长孙,豪门太太地位牢固】      叶希影不是早就怀上了周亦白的孩子了么,应该早就生了呀,难道,之前怀孕是假,现在才是真。      呵.......      瞥一眼屏幕上的新闻,几乎是不带任何一丝情绪的,江年低低一笑,尔后,直接转身,回自己的办公室。      她肚子里的孩子,和周亦白没有一丝的关系,这是她和陆承洲的孩子,是他们的孩子,而周亦白和叶希影的孩子,和她又有什么关系?  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