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087章 最绝情的女人

第087章 最绝情的女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房菜馆到银岭公馆并不远,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便到了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     到公寓楼下,江年要下车的时候,陆承洲却忽然叫住了她。      江年回头,有些错愕地看着他,“陆先生,还有什么事吗?“      陆承洲笑,朝她伸手过去,“把你的手机解锁,给我一下。“      江年看着他,不知道他想要干嘛,却还是相当听话的,掏出手机来解锁,然后交到他的手里。      接过江年的手机,陆承洲摁下一串数字,然后,拨打电话。      马上,他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      这下,江年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。      “这是我的号码,你要是有了决定,或者有其它的任何事情,都随时可以打给我。“说着,陆承洲江手机递回给江年。      江年莞尔,接过,“好,谢谢陆先生!那我走了,再见。“      “嗯。“陆承洲颔首,“再见。“      江年又是一笑,这才推门,下车。      陆承洲就坐在车上,透过明净的车窗玻璃,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走进公寓大厦里,在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时,他才淡淡吩咐司机。离开。      江年回到公寓,一开门,公寓客厅里的灯居然是亮着的,再抬眸一眼,餐桌上,居然整齐地摆放着碗筷,还有三个菜,两荤一素,而空气里弥漫着的,全是浓浓的菜香。      江年眉心一蹙!      谁会来她的公寓替她把晚饭做好了?难道是沈听南让保姆过来给她做的?      反手将门关上,换了鞋子,江年走过去,才发现,餐桌上,放着一张纸条。      【锅里有汤,如果吃过晚饭了,至少喝碗汤】      是周亦白的字。江年认得,他的字跟他的人一样,很好看。      只是,下一秒,放下纸条,江年就笑了。      她和他,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他做这些,又何必。      以前和周亦白在一起,她一直都以为,他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,不管是在周家大宅里还是在天玺一号的公寓里,从来都没有见他进过厨房,更别提做饭了。      可是,从巴黎回来后,他居然一次又一次,跑到她这儿当起了保姆。给她做饭,打扫。      周亦白,你这是要干什么?是在忏悔,在弥补么?      鬼使神差的,江年坐了下来,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水煮牛肉进嘴里。      她喜欢吃辣,但是不喜欢麻,周亦白做的这道水煮牛肉,中辣,不麻,正适合她的口味,虽然凉了,但是江年还是觉得不错。      周亦白还说,锅里有汤,她起身,进了厨房,正在保温状态的砂锅里,确实是炖了一锅汤,乌鸡人参汤,还真是大补呀!      江年拿过勺子,舀了一勺送进嘴里,浅了一口,温温热热的,味道很鲜,一点儿也不油腻,很好喝。      只是,周亦白做的菜味道再好,煲的汤味道再鲜美,也不再是她想要的。      【周亦白,何必呢!以后请不要再擅自进出我的公寓,打扰我的生活,谢谢。】      编辑完这一条信息,江年毫不迟疑,点击发送.......      手机那头,周亦白正在从江年的公寓回周家大宅的路上。      他知道,江年不希望在自己的公寓里看到才和她办完离婚手续的他,所以,给江年做好饭菜,又收拾好了一切之后,在江年回来之前,他便赶紧离开了。      他周亦白,自从爱上江年之后,从来没有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如此小心翼翼过,更加没有觉得,去超市买东西,做饭收拾屋子这种事情,适合他。      可是,这一切,当他为江年而做的时候,却没有一丝的违和感,他心里有的,只是满满的快乐与满足,哪怕,江年或许根本不屑一顾,甚至是根本不知道,所有的一切,都是他做的。      “嗡--“      忽然,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,猜到有可能是江年发过来的,周亦白赶紧便掏出了手机。      看到手机屏幕上江年发过来的信息,不可抑制的,他清亮的眸子,黯了黯,但下一秒,他又扯起唇角,笑了。      江年的反应,在他的意料之中。      现在,江年还愿意理他,愿意发信息给他,就是他最大的庆幸,最大的快乐。      如今,他最怕的,不是江年不再喜欢他,而是江年彻底不理他,甚至是,从他的生命中永远消失。      现在,只要还有一线的机会,他都会抓住,绝对不会再松手。      车子,一路平稳行驶,开进了周家大宅。      家里,周柏生和陆静姝都在,在等他回来吃晚饭。      周亦白虽然在江年的公寓里给江年做了晚饭,不过他没有吃,但回到家,看着满桌丰盛的菜品,周亦白却并没有什么胃口,草草吃了半碗饭,他便上了楼,进了书房。      不过,他在书房里呆了没一会儿,周柏生也上来了,站在他的书房门口,敲门。      “爸。“      周柏生点头,走进去,在沙发前坐了下来,尔后,看着周亦白,一边摁了摁有些疲惫的眉宇,一边皱着眉头问道,“亦白,你和小年到底怎么样了?“      原本,周柏生是要给江年和周亦白办婚礼的,但是江年为了救周亦白出事,昏迷那么长时间,当时也不知道江年什么时候才会醒,所以婚礼自然就暂时取消了。      江年醒后,,周柏生去看过江年几次,虽然江年对他的态度还跟以前差不多,恭敬有礼,但是他却明显地感觉到,越来越疏离,特别是江年出院前的一个星期,他去看过江年两次,江年明显的不对劲,但不管是他问江年。还是问周亦白,他们却什么都不肯说。      周亦白放下手上的文件,看着眉宇间似比往日疲惫不少的周柏生,英俊的眉宇轻拧一下,如实道,“我和阿年,今天上午去办了离婚手续。“      “什么?!你们.......“周柏生诧异,只不过,他的话音还没有说完,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胸口闷的特别厉害,但他却强行压了下去,看着周亦白,沉了脸,怒声继续道,“亦白,你怎么能这么糊涂,竟然和小年把婚给离了。“      “爸。“周柏生本来就有高血压,一直在吃药,周亦白是知道的,见他的样子,只以为他是被气到,血压一时上升,并没有太在意,只是看着他无比认真地道,“你放心,我会从头开始,重新追求阿年,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会把她追到手,再娶她回家,风风光光的,让她再次成为周太太。“      看着周亦白,他的眼神那么坚定又真诚,周柏生又还有什么话好说的。      因为之前对周亦白个人感情的事情干涉太多,才导致周亦白为了和他对抗,迷失了自己,和叶希影纠缠不清。      所以,这两年来,他几乎再不过问周亦白感情上的事情,让他开始真正认清自己的心。      特别是江年为了救周亦白出事之后,周亦白每天寸步不离地守在江年的身边,他就更加的安心,再没有半丝干涉他的感情问题了,也没有让人再监督叶希影,因为没有了周亦白,叶希影想要作妖也没有这个本事,所以,他很放心。      只是,没料到,江年竟是那么的倔强。说离婚,就一定要离。      “嗯,既然你是这么想的,那我也就放心了。“说着,周柏生双手撑在膝盖上,想要站起来,却在站起来的时候,又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,差点儿朝一侧倒了下去。      “爸。“周亦白眼明手快,立刻便起身冲过去,伸手一把扶住了周柏生,“爸,你怎么啦,没事吧?“      周柏生站稳,尔后对着周亦白摆了摆手道,“没事,大概是这几天没休息好吧。“      “爸,公司的事情我来处理,你不用太操心。“扶着周柏生,周亦白明显地感觉到,这两年,他老了许多。      周柏生看向周亦白,抬手格外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叮嘱道,“小年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,你加把劲,一定要把她再娶回来。“      周亦白扶着周柏生,点头,沉声道,“我知道,我会的。“      “嗯。“周柏生又欣慰地点了点头,这才抬腿,出去。      看着周柏生离开之后,周亦白又回到书桌前。坐下,尔后,抬手握住鼠标,移动,点击,眼前的电脑屏幕上,立刻弹出了江年和他的照片来。      这些照片,都是在周柏生的六十大寿上,专门的摄影师们抓拍的,虽然不是每一张都极尽完美,可是,每一张,都让周亦白怎么看也看不够。      在这过去的一年多,只有天知道,每天他要盯着这些照片看多久。      手机上,公司的电脑上,家里的电脑上,全是这些照片。      鼠标滑动,看着他低头,吻在江年的发顶,而江年则眉目温柔的照片,周亦白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,笑了。      阿年,我一定会让你,重新成为周太太的。      ..............      “周总,叶希影这两天都在医院里大吵大闹,说要见你。“      两天后,关于叶希影为什么会连续三次,习惯性流产的具体检测和dna分析结果出来了,周亦白的助理张越亲自去医院取了结果,交给周亦白,同时,告诉周亦白这两天叶希影在医院的情况。      周亦白掀眸,觑了张越一眼,淡淡吩咐道,“让人看好她,只要她不自杀就行。“      虽然他不可能再给叶希影她想要的,可是,毕竟在一起过,他绝对不希望叶希影再继续因为他而沉沦下去,更加不希望她因他而闹出人命。      现在,只要叶希影愿意离开,再不和他纠缠,从此各自一方,两不相干,一亿两亿,甚至是十亿,他都愿意给。      “是,周总。“张越点头,恭敬道,“如果没什么事,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“      “嗯,忙吧!“周亦白微一颔首,尔后,去打开手里的文件袋。      张越点头,恭敬地转身出去。      文件袋里,有好几分检测报告和dna分析表,但最后的结果,却是一目了然,叶希影之所以每次都会自然流产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叶希影和他的rh血型系统不合,他是ab型rh阴性,而叶希影是rh阳性,他们两个的血型系统结合,根本不可能生下健康的孩子,正常情况下,都会在怀孕三个月之前自然死亡,流产。      所以,就这是造成叶希影一次又一次自然流产的原因,他和叶希影,根本就不会有孩子出生。      呵.......      看完所有的检测报告,周亦白靠进大班椅里,忽然就觉得轻松不少。      虽然,他从来都没有认为,叶希影前两次的流产和江年有关,但是江年却自责,叶希影的流产是她造成的。      现在,知道叶希影的流产和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,纯粹只是因为叶希影和他的rh血型系统不合,周亦白的心里,又怎么可能会不开心。      但是,马上,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,既然rh阳性的血型和阴性会因为严重的溶血症,不可能生下健康的孩子,那么他要和什么样的血型结合,才能有健康的孩子?      江年和他的血型一样,是不是,他们俩个结合,就完全不会有问题。      想到这,周亦白立刻便找出电话号码,打给权威的医生。      当他问清楚,从医生那儿得到肯定答复的时候,周亦白几乎欣喜若狂。      原来,在整个东宁市,唯一适合他的女人,除了江年之外,便再没有第二个了。      所以,其实一切,上天早就都为他安排好了,只是,他自己从来都不知道,更加没有珍惜过。      此刻,巨大的欣喜过后,周亦白内心涌起的,是从未有过的懊悔,自责。      靠在椅背里,他踌躇良久,还是拿过手机,按下了江年的号码,拨了过去.......      手机那头,江年才从王义山的办公室出来。      这两天,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论文上,昨晚刚把论文完成了,今天来和王义山做最后的讨论。      王义山看了她修改后的整篇论文,很满意,并没有再多的修改意见,让江年先把论文发表,然后过几天,再进行论文答辩,论文答辩一结束,也就意味着,江年毕业了,从此天高海阔,任她翱翔。      离开王义山的办公室,从办公楼里走出来,一抬眸,江年便看到不远处站在一辆银色保时捷跑车前的沈听南。      早上的时候,沈听南就打电话给她了,说中午一起吃午饭。      正好,江年也想跟他说,她不会再回沈氏上班了,所以,就答应了。      只不过,正当沈听南也看到了她,朝她挥手的时候,江年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      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周亦白打来的。      过去的两天,周亦白仍旧每天去她的公寓,帮她做晚饭,帮她收拾,帮她把冰箱塞的满满的,但是,这两天她都一直呆在学校图书馆,找文献资料,修改论文,每天回去,都很晚了,周亦白做的饭菜,她一口没动,就放在那儿,但第二天,又换上了新的。      今天早上她出门的时候,已经把公寓的密码锁的密码给改了,相信今天晚上回去,她应该不会再看到餐桌上有新的饭菜再摆在那儿了。      这个时候,周亦白打电话来,不知道是不是他进不去她的公寓,所以打电话过来问。      “喂。“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来电显示,迟疑一瞬之后,江年还是接通了。      不是夫妻了,至少,他们也还不是敌人,日后总还是要再相见的。      “阿年,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,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“手机那头,周亦白的嗓音低低哑哑,带着请求。      他想和江年见面,把叶希影流产的真相。当面告诉江年。      “不好意思哈,我约人了。“看着沈听南,江年一边朝他走过去,一边毫不迟疑地,直接拒绝周亦白,然后,又继续道,“还有,我的公寓换密码了,你不用去了,因为去了你也进不了门。“      手机那头,周亦白听着江年的话,不但没有生气,难受,反而扬唇,笑了,低低的嗓音带着无奈却又无比温柔道。“阿年,你是我见过最绝情的女人。“      江年握着手机,眉心狠狠一蹙,没说话。      “不过没关系,哪怕用我这辈子剩下所有的时间,我也会把你捂热,再追回来的。“      听着周亦白那么温柔却又沉着坚定的低哑嗓音,江年的眉心,又是狠狠一蹙,但她却什么回应也没有给,只是无比平静地淡淡道,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“      话落,她毫不迟疑,直接便挂断了电话。      “跟谁打电话呢,一脸不开心?“待江年走近了。沈听南笑着问她。      同样的一个人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沈听南脸上的笑容,却再不似从前那般的轻松,俊朗,无忧无虑,充满阳光的味道。      江年看着他,笑,“有吗?“      “有呀!“沈听南伸手过去,搂住她,低头看着她,一脸认真地道,“你看你,不开心三个字,差点儿都写到脸上了。“      江年低头,无奈地笑,“不是吃饭么,走吧。“      “好。“沈听南点头,立刻就为江年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。      就着沈听南拉开的车门,江年上车,然后,自己去系安全带,另外一边,沈听南绕过车着,也迅速上了车,然后发动车子,往东宁大学外开去。      --阿年,你是我见过最绝情的女人。      --不过没关系,哪怕用我这辈子剩下所有的时间,我也会把你捂热,再追回来的。      车子开了出去,看着车窗外,江年的耳边回响的,却是刚才电话里周亦白跟她说的那几句话。      周亦白他,是认真的么?      “怎么啦,在想什么?“沈听南认真地开着车,迅速地瞟江年一眼,见她靠在椅背里,看着车窗外愣愣的有些出神,沈听南关切地问道。      江年拉回思绪,侧头看向他微微一笑,“没什么,论文的事。“      “不是马上答辩了吗,还有问题?“      江年摇头,“差不多了。“      “那就好了,你要是还有问题,那全院的学生都不用毕业了。“沈听南笑,又迅速地看江年一眼道,“想吃什么?“      “粤菜吧,清淡点。“      “好。“      ..............      周亦白很想见江年,非常非常想见。不单单只是想要将叶希影一次次流产的真相告诉她,最主要的,是他真的想她,虽然只是短短三天没有见到,可是,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,不管任何时候,他的脑子里,装的都是她。      她淡漠疏离的样子,倔强流泪的样子,毫不在意满脸无情的样子,还有,她笑容娇媚,明丽灿烂的样子。      以前总以为,自己不在乎,甚至是讨厌江年,可是。慢慢的,他才发现,其实和江年在一起的每一分一秒,都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,她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他居然都记得清清楚楚。      原来,他一直都在意她的,只是一开始,他怎么也不肯承认罢了。      其实从一开始,他伤江年一分,就自损了一分,伤江年十分,他比江年,更痛苦。      因为太想要见到江年,所以,早早的,周亦白便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,戴上口罩跟鸭舌帽,下了班,然后,去超市,采购最新鲜的食材,给江年做饭。      江年身上的伤虽然已经好了,但是这次受伤,太严重,她的身体还需要长时间的调整才能恢复,所以,周亦白在网上看了各种利于病人恢复后调理身体的食谱,这几天,都变着法儿给江年做菜,煲汤。      他不确定,江年会不会吃,但是,不管江年吃不吃,他都会照样去给她做。      不过,江年告诉他,银岭公馆公寓的密码改了,今天他想要进去,可能没那么顺利了。      在超市采购完,他直奔银岭公馆而去。      到江年的公寓外,输入密码,果然提示密码错误。      原来的密码,江年并没有告诉过他,是他看江年输的时候,偷偷记下来的,原来的那六位数字,很奇怪,周亦白一直没有找到江年设定那六位数做为密码的原因,现在,密码换了,让他猜出新密码,那就更加不可能了。      不过,周亦白还是尝试输入了两组数字.......  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