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前妻难追,周少请自重 > 第085章 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

第085章 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阿年,阿年.......“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周亦白大脑里的熊熊怒火跟欲望一声冷却下来的时候,他立刻就慌了,害怕了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
  
  看着身下紧闭着双眼,死死咬着牙关,一张小脸煞白煞白,连两片唇瓣都完全没有什么血色,两行泪水早就将枕头打湿了一大片,浑身都在不断颤抖着的江年,从未有过的惊慌和害怕,霎那涌上了周亦白的心头。
  
  “阿年,对不起,对不起.......“
  
  颤抖着,周亦白爬起来,去捧起江年的脸,大拇指指腹,去轻拭她眼角的泪,去将江年抱进怀里,紧紧抱住。
  
  也就在他低头的霎那,病床那白色的床单上,一抹刺眼的梅色,映入了他的眼帘,蓦地,他瞪大了双眼。
  
  原来,江年是骗他的,沈听南也是骗他的,他们没有睡,他们根本没有睡过。
  
  “阿年,阿年,对不起,我错了。阿年.......“拼命地,周亦白颤抖着,比怀里的江年颤抖的更加厉害,他低头,去吻江年眼角的泪,去吻她的鼻尖,去吻她的根本没有血色的唇瓣。
  
  可是,极其厌恶的,江年撇开了头。
  
  “周亦白,我们离婚吧,我只要和你离婚。“低低的,气若游丝般的,江年要求。
  
  “阿年.......“
  
  “求你了。“三个字,从喉骨中溢出,用尽了江年最后的力气。
  
  看着怀里紧闭着双眼,完全都不愿意睁开双眼来看一眼自己的江年。周亦白泪如泉涌。
  
  此刻,从未有过的懊悔,自责,歉疚,痛恨,对自己的痛恨与愤怒,像魔爪,狠狠地揪着他,似要将他的心脏捏碎,脖子掐断,让他痛不欲生。
  
  “阿年.......“闭上眼,周亦白紧紧地抱住江年,像是从她的身上,汲取最后的一丝温暖,“好,我答应你。我答应你。“
  
  泪水,滚烫,从周亦白的眼眶滑落,砸在江年的脸上。
  
  江年扯起唇角,微微一笑,撇开了脸,低低道,“谢谢.......“
  
  “对不起,阿年,对不起.......“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这天,周亦白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,就离开了医院,此后的一个星期里,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医院,江年也没有再见到他,直到,一星期后,江年出院,周亦白才又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  
  但沈听南倒是天天往医院跑,保镖并没有阻拦他。
  
  “听南,那天早上我说的话,都是为了刺激周亦白的,你别当真。“在出院的这一天,一大早,沈听南就来了医院,接江年,江年收拾好了所有东西,微微笑着,跟他解释。
  
  沈听南看着江年,心疼的要命,又一次追问道,“那天我被带走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周亦白他对你做了什么?“
  
  这一个星期下来,江年沉默的太异常了,每次他来看她,她都是一个人愣愣地发呆,要么坐在病床上,要么坐在推拉玻璃门前的沙发里,要么就是坐在病房外的阳台上,他跟她说话,她很多时候根本听不到,就算是听到了,她也只是淡淡地“嗯“一声,便再没有了其它,甚至是整个人的精神都是有些恍惚的,原本那双无比澄澈清亮的眸子,在那几天,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霾般,一直灰蒙蒙的,看不到往日的一丝亮光。
  
  今天,她终于正常些了,所以,沈听南才又忍不住,开口追问。
  
  江年看着他,又是微微一笑,“没什么,就是又大吵了一架而已。“
  
  “阿年,.......“
  
  “听南。“在沈听南话未出口的时候,江年过去,踮起脚尖,抱住了沈听南,轻抚他的后背,在他的耳边再次低声道,“对不起,其实我没有爱上你,那天早上我跟周亦白所说的话,都只是为了刺激他,你千万别认真,如果我伤害了你,我跟你道歉。“
  
  沈听南也抱紧她,渐渐紧拧起了眉头,红了眼眶,但他却扬起唇角,缓缓点头,安慰江年道,“阿年,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的!但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,不是吗?“
  
  江年点头,沉沉点头,泪水霎那就湿了眼眶,“听南,有你在,真好。“
  
  “放心,只要你需要,我就会一直在,一直陪着你。“
  
  “好。“泪水,终是控制不住,还是滑出眼眶,“谢谢你,听南。“
  
  “叩叩.......“
  
  正当这时,门口的方向,传来一声叩门的轻响,门没有关,江年抬眸,朝门口看去,出现在门口的,不是别人,正是周亦白。
  
  一周不见而已,周亦白又瘦了,眼窝深陷了下去,眼睑下青色明显,眼眶里更是布满了红血丝,虽然发梢鬓角和胡茬都修剪的很干净,可是,看起来,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般。
  
  沈听南听到叩门声,松开江年,也扭头朝门口看去,当一眼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周亦白时,他几乎是下意识地。将江年搂进怀里,护住。
  
  周亦白看着他们俩个,却是对着江年,再平静不过地轻扬一下菲薄的唇角,低低的嗓音哑哑地道,“不是要去办离婚手续么,走吧。“
  
  “好。“
  
  “阿年,.......“
  
  “听南,你先回公司吧,我明天再联系你。“沈听南不放心,正要说什么,江年却看向他,微微笑着打断了他。
  
  看着江年,虽然有些不放心她,可是,江年的个性,沈听南了解,所以,一瞬的思忖之后,他点了点头,“那你自己当心,有什么事,随时联系我。“
  
  江年看着他,微微点头一笑,“好。“
  
  “那我走了。“话落,沈听南才松开了江年。
  
  “嗯。“江年答应一声,目送他离开。
  
  沈听南大步出去,在走到门口,经过周亦白的身边时,他的脚步微微顿住,凌厉又冷冽的目光,狠狠扫了周亦白一眼,这才真正的,大步离开。
  
  待沈听南离开后,周亦白才进了步房,走到江年的面前,看着她脸上的泪,他伸手过去,温热干燥的大拇指指腹,轻轻地落在江年的脸上,替她去拭脸上的泪水。
  
  江年站在那儿,竟然不闪不避。
  
  “阿年,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么?“最后一次,周亦白开口,哀求江年。
  
  江年看着他,微微一笑,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,只淡淡道。“走吧。“
  
  话落,她越过他,去拿自己的东西。
  
  周亦白站在原地,手就僵在半空中,深吸口气,闭了闭眼,尔后,转身,从江年的手里,拿过她的东西。
  
  “我来。“
  
  “不必。“
  
  话落,江年拿了自己的背包,往外走去.......
  
  ..............
  
  “不好意思,我的证件还在公寓里,你方便陪我回去拿一下吗?“
  
  上了车,车子慢慢驶出医院,拐上大马路的时候,江年侧头看向坐在身侧的周亦白,客套而又疏离地开口。
  
  从今天以后,他和她,就形同陌路,再无瓜葛。
  
  周亦白就坐在离江年一臂远的地方,明明只要他一伸手,就能碰到她,将她抱进怀里,占为已有,狠狠亲吻。
  
  可是,此刻,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,将他们越拉越远,远到明明近在眼前,却遥不可及。
  
  “好,没问题。“看着江年。喉头一阵哽涩之后,周亦白点头,沉沉答应。
  
  “谢谢。“江年微微一笑,道谢之后,便又撇开头,看向车窗外,一路,两个人再没有一句多的话。
  
  还好,从医院到银岭公馆不算太远,也就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。
  
  等车子开到银岭公馆楼下,停下时,江年下车,上楼去拿东西,周亦白也跟着一起下了车。
  
  “你可以在车里等我,我很快下来。“发现周亦白跟了过来,江年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他,淡淡开口。
  
  周亦白勾起唇角一笑,“我陪你。“
  
  江年看他一眼,既然他喜欢,她也不再阻止,就由他一路跟着,两个进了电梯,然后,到达17楼,又一起进了公寓。
  
  快两个月没有回来了,可是公寓里却干净的一尘不染,但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,没有被人动过,沙发上,周亦白用的枕头和毯子仍旧整齐的叠放在那儿,有新鲜的粉色百合就摆放在沙发旁的边几上,轻风从阳台吹拂进来,阵阵花香扑鼻。
  
  站在门口,也就扫了一眼之后,江年换了鞋子,进去卧室拿结婚证。
  
  那本结婚证,从东宁带去了巴黎,又从巴黎带回了东宁,今天,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  
  江年换了鞋子进卧室,周亦白也脱下鞋子,换上了他专属的拖鞋,然后,去厨房拿了水壶,打算烧点热水。
  
  这里的一切,是如此熟悉,熟悉到每一样东西和每一样东西的位置,都刻进了他的脑海里,过去的一个星期,只有天知道,他一个人在这个小小的公寓里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  
  “好了,可以走了。“
  
  江年拿了结婚证出来,却忽然听到有有电热水壶烧水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,她走过去一看,周亦白就正背对着她,站在料理台前,守着电热水壶在烧水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